林白:《妇女闲聊录》是我所有作品中最有趣味的一部

2017-09-19 07:28

  多年来我把自己界之外,内心阴冷,充满焦虑和不安,对他人强烈不信任。我和世界之间的通道就这样被我关闭了。许多年来,我只热爱纸上的生活,对许多东西视而不见。对我而言,写作就是一切,世界是不存在的。

  我不知道,忽然有一天我会听见别人的声音,的一切会从这个声音中汹涌而来,带着生活的全部声色与热闹,它把我席卷而去,把我带到一个辽阔的世界,使我重新感到山河日月,千湖浩荡。

  我听到的和写下的,都是真人的声音,是口语,它们粗糙、拖沓、重复、单调,同时也生动朴素,眉飞色舞,是人的声音和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没有受到文人更多的。我是喜欢的,我愿意多向民间语言学习,更愿意多向生活学习。

  大地如此辽阔,人的心灵也如此。我首先要做的是,把自己从纸上解救出来,还给自己以活泼的生命。

  最早是一种的冲动,无论生活,还是艺术。想要给自己的生命以某种冲击,在人生的中途,带给自己另一种震荡。

  下笔之前曾经犹豫,是否写成传统的笔记体小说,如《世说新语》那样的。但总觉得,文人笔记小说对词语的提炼,对生活的筛选,对人物的玩味和修整,跟我所要表达的东西有很大不同。总而言之,从笔墨趣味到世界观,文人的笔记小说会不同程度地到真的人生,到丰满的感性。

  但《妇女闲聊录》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,像一株野生的植物,蓬勃、顽强,它自己拔节,按照自己的样子生长,谁都不能修剪它。在叙述中,你不得不变过分的主动为有的被动,把的和他人的融为一体,复制他人的狂欢从而获得的狂欢。而狂欢正是我梦寐以求的。

  它部分地改变了我。现在我不喜欢优越感,无论是艺术的,还是生活的;我也不喜欢矜持,无论是文学,还是人之间。

  文学从来就是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的,而《妇女闲聊录》几乎等同于粗糙的生活本身,既不提炼,也没有寓言,也看不出重大的意义。

  我只是凭着一己的性情认定这是一部文学作品,如果要追问,觉得真不容易回答。我想到的只是以下这些:文学是不是只有一种呢?该由谁来裁定呢?又由谁来规范呢?高于生活可以,等于生活或低于生活是不是也可以呢?

  只是在写作《妇女闲聊录》的时候,我感到自己回到了大地,并且感到了大地给我的温暖。这种低于大地的姿势是适合我的。以这种姿势潜行,将找到文学的源头,那种东家长西家短,柴米油盐。像风一样吹过,又像水一样流走。最早的文学就是这样的吗?后来我们把它忘记了吗?过度的文明像一只压榨机,把这样的文学清除了,不是吗?

  《妇女闲聊录》里的木珍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一个村庄,一些人,一个城市的角落,一个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。我喜欢。

  也有人从中看到了农村社会形态的溃败,那种传统文化、性观念、伦理观的崩溃,以及城乡差别种种。但我并没有刻意去表达这些,我愿意一切都从闲聊中渗透出来,像的细雨,落到皮肤上。就像一滴水滴到宣纸上,慢慢地洇开。这与刻意用钢笔在纸上画一道清晰的线是完全不同的形态。

  圣诞节到了,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,又不打算给你太多,只有给你五千万:千万快乐!千万要健康!千万要平安!千万要知足!千万不要忘记我!

 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,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地你,告诉你,圣诞要快乐!新年要快乐!天天都要快乐噢!

 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,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愿幸福,如意,快乐,鲜花,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.圣诞快乐!

  看到你我会触电;看不到你我要充电;没有你我会断电。爱你是我职业,想你是我事业,抱你是我特长,吻你是我专业!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如果让我许三个愿望,一是今世和你在一起;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;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,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,这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。我转身抱住你:这猪不卖了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。

  风柔雨润好月圆,半岛铁盒伴身边,每日尽显开心颜!冬去春来似水如烟,劳碌人生需尽欢!听一曲轻歌,道一声平安!新年吉祥万事如愿

 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:第一片叶子是,第二片叶子是希望,第三片叶子是爱情,第四片叶子是幸运。 送你一棵薰衣草,愿你新年快乐!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